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管季超0712

今夜,我们如此孤单——悼念李玉龙老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2 22: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儿童文学作家吴文冰         2015年10月18日23点15分,李玉龙回到了天家。

        彻夜无眠,唯一的安慰是彭强牧师在22点过一点为你施了洗。那些时刻,围在你病床的朋友们看到显示器上你的心跳变得更有了活力。我也相信,你是带着平安回到了天家。

      朋友们以各自的方式爱着你。在问对学堂公益讲座结束,你爽朗笑着对我说辛苦了,我脱口而出回应你:“因为我们都爱你。只要是做有益的事,你只需要打声招呼。但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并不是一个容易把“爱”这个字眼挂在嘴边的人。除了我们家孩子他爹而外,我甚至都和你身边的兄弟们交往不深。我只是远远地读他们的文章,就觉得已经足够。我就是如此散淡一个人。然而很庆幸亲口在公众场合对你说出过这个“爱”字。

       河南濮阳市直机关幼儿园的校训——“爱如盐”是我帮找到的。在濮阳有个古老的盐矿,在我的心中有一个古老的故事,一个《爱父亲如盐》的故事。记得那时候编辑部还在科华路,我坐在你对面给你讲述这个古老的传说,一起我们探讨着教育中这个“爱”的层次与本质。最后,你认可了这个“爱如盐”。

      你的魄力,你的钻研精神,你敏锐的洞察力和大胆的想象力,你豪情的笑,让身边的兄弟们尊你为老大。大约在不少优秀女性眼中也是别具魅力的吧。然而我却并不认同你探讨的教育方向。尤其是那几个能力培养课程。一次一次拒绝了你的工作邀请,你并不介意,依然邀请我做讲座,发表我的文章,并真心赞赏。你很少叫我“文冰啊”,很多的时候都哈哈笑着叫我“文冰同志”,开始的时候,有些不习惯,后来从这称呼里我听出了尊重与欣赏。我和美忠在你心里都是够任性够自我的小兄弟吧,所以每当我试图和你探讨信仰以及教育的终极意义,你总是哈哈笑过。

      你强悍地把握着你的梦想教育王国,甚至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好多次你平静地谈起你那有期限的心脏,你说过,当有一天你做完了你想做的事,你要乘坐一叶扁舟了无所踪。你不愿意让任何人看到你的虚弱病痛。还有太多的梦想没有去做,你的身体已经被你的强悍耗尽。我看到了你的衰病。夏天的光白蜡蜡地透过窗玻璃打在你的病床上,你一个人佝偻着背趴在病床的横板桌上,汗水湿淋淋地挂在你的脖颈。我站了好一会儿你都没有感觉。终于忍不住轻声唤了你一声。你终于疲倦地抬起了头,又旋即埋下了头,发出了非常痛苦的呻吟。你挣扎着要坐直了,艰难地吐出一句话:“文冰啊,我在遭罪啊。”我慌乱地不知如何是好。你体贴地要我呆几分钟就走,你说实在没有精神招呼我。喂了你一口青稞汤,擦了一遍汗水,为了让你好休息,尽快离开了病房。中途接到艳芬的电话,知道你想喝几口无糖可乐,折转回来为你买了,喂你喝了可乐,放下冰立即离开。这次你的母亲在病床边。她给了我拥抱,还问候我孩子好吗。七十多岁的老人家日日照护病床上的大儿子,会是怎样的心情啊。眩晕地走在街道上,一切显得那么不真实,一切都是空的。一切不过是幻影。我真的想过,如果你能松开抓住事业的双手,也看看这空,会如何呢?然而我却没有勇气和你谈及这个想法。作为一个健康人在病人面前,说什么都显得矫情。

      再一次去看你,你瘦了好多,但精神更好了。笑着和我们说话,说起以后的医疗计划,羡慕美忠健康的身体有神的目光,还关心我的课堂研究。因为在之前提出过在课堂方面希望得到你的意见和帮助。给你带去了佑三药膏,在我的心中存有一个希望,希望你能出院,再陪伴我们一段路。这个药膏基本原理是唤醒身体里内在的痊愈康复能量。这和教育多么相似。我心里多么愿意这个药膏能创造奇迹。遗憾的是你没能好好使用。现在已无从知道这药膏是否真的能唤醒身体里的这些痊愈能力。我对西医的缝缝补补早就更加没有了信心。我没有再去医院。

    就把一切交给命运吧。我没有面包,葡萄酒一般的爱,在你的生命中,我仅仅像那稀薄带涩味的盐,在你的教育梦想王国之外,且仅仅一粒而已。此刻,眼里也没有眼泪,我知道你就在天家看着我们,带着爽朗的笑,深不可测,秘而不宣。我们终究将追随你而去。

                                     愚笨又自我却蒙你恩慧的文冰

                                          2015-10-19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07: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为教育盗火的人走了

卢志文
18号深夜,一个为教育盗火的人走了,我们的世界一下子陷入黑暗。
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山崩地裂,痛彻骨髓。
个人抱负初展,团队壮志未酬,他却抛弃了我们,独自去了远方,李玉龙,你,欠我们一条命 !
今天,作为亲人,同事,朋友,作为中国教育的同路人,或者受益者,我们从四面八方汇聚成都,汇聚到玉龙驻足的这片土地,一起追忆玉龙的起点与来路,追忆一位特种兵少校转业教育媒体的摸爬滚打。
李玉龙,山东聊城人。生于1968年。2000年,从特种兵少校转岗为教育媒体人,完成了个人生命的大转折。进入《教师之友》杂志后,他以破解一线难题变革中国教育为己任,矢志盗火,痴心燃灯,足迹遍布大江南北,深度介入校园生活。追求卓越,永不满足,主持工作期间,他志在建设中国教育理论与实践的新气象,杂志数次改版,反复调整焦点。
2004年《教师之友》杂志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凭借高品质赢得口碑的教育杂志。杂志策划的那一代名师批判,引发一场教育和教育思想大讨论。是非功过历史会有定论,当年由玉龙团队引发的教育需要突破创新的讨论,确信无疑是建国以来中国教育碰撞最激烈的一次,余震至今不息。十多年过去了,玉龙团队那些年编辑发行的刊物所积淀的思想财富至今仍然熠熠发光,烛照教育人的前程。
批判与打碎不是目的,发现解决问题并重建新秩序才是。2004年,就在杂志最红火的时候,?教师之友?办刊受阻。玉龙没有怨天尤人。他带领团队创办第一线教育网,担任第一线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又在教育在线网站扎根一起追梦新教育。作为点灯的人,玉龙亲自主持教育写作与课堂教学研究项目。作为非教师出身,他亲执教鞭,借此寻找并提升理论与实践的契合度,向专业更深处漫溯,一路点亮身边教育人心灵深处的教育之光。
他还创办第一线全国教师高级研修班。2004年第一期风起宝应,此后铸剑新都,击水洞庭,劲歌草堂,扬名无锡,指点狮山,日月同辉,直至今年暑期燃情温州。
激活生命状态,提振教育精神,完善知识结构,修炼教育智慧。这些年玉龙先后邀请了钱理群、资中筠、陈丹青、傅国涌等国内一干学人为第一线教师研修班做导师,在学员队伍中同样名师辈出,很多人已经成为一方教育或一个领域的A角和支柱。由8期研修班导师与学员构成的这份沉甸甸的名单,国内尚无培训机构能出其右。不只是现在,在我们可以预知的未来也非易事。
天高地迥第一线腾蛟起凤,山长水阔几百回披荆斩波。有谁知道,这几年他身心俱疲,却依然激情燃烧。他挥舞干戚奋勇进击,犹如虬须墨面的邢天。
教育是光,朋友是盐。无论自身遭遇寒冷还是酷暑,玉龙没有丢下朋友,离开教育,其实他本有更多活法可以选择,但他落棋不悔,呼啸前行。2007年底《读写月报 新教育》杂志创办,玉龙任执行主编。
很多新教育实验区实验校留下了他的足迹,很多新教育人得到他的指导与鼓励,很多新教育实验项目凝聚了他的教育智慧。与此同时,他开创的学校文化设计理念和系统,激活了很多校长和学校的生命,并将在今后的几十年甚至更长时间里滋养更多教师和孩子的生命……藉此,他结识了更多同道,也被更多同道追随。
得知噩耗的第一时间,新教育实验发起人朱永新教授发来挽联一一
扎根第一线 问对教育 鞠躬尽瘁铸名刊 积劳成疾新教育痛失晶莹剔透玉;
追求真善美 笑看人生 侠义肝胆闯江湖 英年早逝天堂里再做独立特行龙。
作为资深教育媒体人,玉龙认为:教育的首要任务是自救,要让教师站立起来,站在教育面前,站在生活面前。创刊第二年,《读写月报新教育》2008年再起波澜,新年第一期即有重磅文章直接向教材开炮,接着几期陆续观点抛出,直面被奉为圣经的教材,直面教师的匍匐姿态。2009年,《读写月报新教育》专刊《有这样一个母亲》引爆全国教材话题。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记者采访,玉龙说:我们更期待批评,来自各方面的。这不是姿态,而是我们自身视角、知识和能力的有限性的警惕。豪情之外,玉龙始终不失清醒。
那时候,玉龙渐感身体不适。为团队,为教育,为未来,他依然奋不顾身,上下求索。第一线校长学校"问对学堂",只要有精力,他就玩命工作。今年夏天,他强撑病体参加教师、校长研修班,期间有时说话都力不能及,令人心痛不安,深感生命的沉重与颤抖,但他依然憨笑可掬,坦然面向。惟有夜深人静时的叹息,冷硬如刀。
玉龙的一生,既有理想主义的激情,英雄主义的狂飙,又有悲观主义的呐喊,更有现实主义的执着。他的一生,是矢志盗火点灯教育的一生,是剑胆琴心仗剑天涯的一生。
他天生赤子之心,待人无分别,处世有进退,做事力求完美,做人坦荡光明。
他阔步行走中国教育的大地,一步一个脚印,坚持独立之精神与自由之思想,活出满有恩典的生命。
他是我们当中最有情义、最敢担当的那一位。
他是我们当中才华最丰、性情最真的那一位。
玉陨星沉剑气消 杏坛痛失骁将;
龙隐秋恸琴音杳 桃李悲歌大风。
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而今,那个笑眯眯的胖子走了,那个沉郁顿挫的勇士归隐离去,世上再无这样豪迈深刻勇敢担当的教育侠客了。
长歌当哭,逝者逝矣,生者善之。

继续他的事业,实现他的理想,美好那个他为之终身奋斗的教育,也许是我们纪念他的最好方式。
玉龙大兄,来世再见 !
(此文为卢志文先生2015年10月20日在李玉龙先生追思礼拜上的发言悼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2-5-20 00:12 , Processed in 0.06297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