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11|回复: 0

台湾教师的阅读教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18 08:5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希望阅读遇见未来的推手(湖北省武昌实验小学蒋卉)

   周二教研活动中,到山东德州跃华学校参访的老师分享了这段视频。大家都很感动。学科组的老师一句一句地整理下来,供大家分享。

                           
                                    希望阅读  遇见未来的推手
                                                   ——台湾教师的阅读教学

把香港经验带进深山小校
“老师只是配角,在这个事情里给他们一个舞台,让他们去发挥,让他们去呈现。”
                                                    ——洪雅玲老师
    12年前,她从台中到南投山中教书,有鉴于偏远地区资源的匮乏,她开始推动课外阅读,因为她知道改变贫穷的命运,必须先开启孩子们的视野。
     为了让孩子认识更多的生字,舍弃传统的线性思维,她让孩子把学习笔顺的部件卡全部剪开,然后再重组,如此一来,许多单一的生字就有了更多的非线性组合。
有一个好老师,阅读的种子就有可能发芽。2008年5月,天下杂志教育基金会举办了希望阅读海外种子研习营。结束了香港三天两夜的参访行程,回到台湾的洪雅玲开始调整原有的教学策略,把香港的国际经验带回深山小学。
      她让孩子用猜的方式来阅读绘本,虽然开始的讨论很慢,但半年多的时间里,孩子们在慢慢积累,越来越愿意表达。她同时发现演戏这件事让孩子们很开心,他们的头脑会主动地再去连接文本。除了这些方法之外,她同时带领孩子们跨越书本,贴近土地,进行一场又一场地近距离阅读。
某天晚上,孩子们正在拍摄一位年轻的发电厂员工利用下班时间为部落的孩子进行课后辅导。他们透过每一次的观察与访谈,开始阅读不同的生命,同时记录每一段重要的历程。
要做好老师    先做好读者
“小孩有了阅读的方法,你就有了钥匙,就有了翅膀,你可以到你到不到的地方。”
                                                          ——李玉贵老师(台北·国语实验小学)
    对于李玉贵来说,让孩子们产生兴趣,正是阅读教育的第一步。“我觉得老师在阅读上最大的角色就是小孩跟书之间的中介,这些书我可不是随便拿来,我是读了很多的书,我知道什么时候拿出这一本,虽然那个动作看
起来很自然,可是我都是很清楚知道,我什么时候要用哪一本,所以我一直强调的,教师要是一个读者,我们的小孩才会成为一个有品质的读者。”
   身为专任阅读写作教师,培养孩子成为有品质的读者,是李玉贵的目标,因此对于阅读教学的自我要求,她丝毫不敢松懈。6年前,她开始用摄影机完整记录上课的过程,然后逐一检视在课堂上的每段对话,每一个神情。
    “其实老师的喜怒哀乐在课堂上,真的是表露无遗,对每一个答案公平对待,那是需要磨练的。多数时候,我们听到我们要的答案,我们的脸色是不同的,眉目是不同的,可是我是通过录影带的观看,才看见我自己在教室里的声调、动作、喜好,我才知道,其实小孩在揣摩老师的喜好,这个是需要练功把它去掉的。”
作为专业国语文咨询老师,她意识到阅读教育不应该只是开开心心,热热闹闹,因此,她带着国语文教学研究坊的老师们调整教学策略,从文本入手。她用课文去教阅读策略。2009年10月,李玉贵去欧洲阅读参访,就在步出德国法兰克福机场的时候,她看到排班的计程车司机人手一书,这个景象震撼了她,也让她对于阅读有了更深的体悟。
     “我们都会问人家怎么推阅读,在三个国家里,不管是老师、校长或是课程督学,对于我们的问题都愣住了,他们反问说,阅读不就在语文里吗?所以我们现在有推阅读,我多么期待,我们不用推了,它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后山的阅读传教士
“在他们面前,其实也许我根本不是老师,我算是他们的一个前辈吧!一个阅读的前辈,我把我的感动跟他们分享,可是他们也有他们的感动跟想法,他们也来跟我分享。”
                                                           ——许慧贞老师(花莲·明义国小)
      五年八班的老师许慧贞刚刚跟孩子们读完了《台湾小兵造飞机》这本书,他们即将进入最重要的讨论阶段,为了让孩子有更多的思考面向,她总是会在黑板上贴上三块牌子。——喜欢、不喜欢、不懂想讨论。
“同一个事件,有一些小朋友把它摆在喜欢,有一些小朋友把它摆在不喜欢,这个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喜不喜欢,你让他们各自陈述,事实上,我觉得,在读书会的过程里面,老师并不要教那么多,没有任何的标准答案。”
      台大图书馆学系毕业的许慧贞一直希望把阅读的影响力扩张到更大的社群。每个星期六,她总是准时搭乘火车前往宜兰县南澳乡,带着孩子阅读。“在跟部落小朋友分享阅读的时候,我有一个很大的感伤,就是终究我们得离开,那时候小朋友总是问我一件事,你什么时候还会来,可我知道我不会再来了。我必须再往下一站去。”
       许慧贞认为阅读推广者的使命就是带领学生走到读者的路上,让孩子可以沉浸在文字阅读的世界,得以被感动,激励,充实,但在经济弱势、资源缺乏的偏乡部落,简单的阅读却是遥不可及的奢侈享受,后山阅读教育这条路,依旧漫长。
施展斯巴达教育的唐吉坷德
“我觉得不是一直教课本内的东西,而是教一个方法,一个环境,所以我比较基本去营造一个环境。”
                                                                 ——杨志朗老师(彰化·鹿鸣国中)
   在杨志朗老师的班上,你会看到孩子们高兴地诉说着他们喜欢的每一本书,教室里面拥有上千册的课外书,这是他花了9年的时间选书、买书、积累而成的,但是孩子们在享受这些书籍的同时,他们还必须接受老师严格的圈书检查。
    “他们圈完之后,我会问那这一本书作者是谁,表达的情思是什么,千里怀人,她怀谁?你认为他所传递的情感是什么?他的风格是什么?……孩子一定是要广泛地阅读,才能够回答我最基本的答案。”
     严厉的课外阅读教学,在升学主义挂帅的乡间,一度引起家长的反对,直到六年前国中基调的结果出炉,情势才有了重大的转变。“我默默地推了三年,在这么偏远的地区,日以继夜地推,斯巴达式地推,结果我们班在全彰化县的联考考得非常突出之后,让我觉得阅读的实质居然可以在联考表现到考上很好的学校。”杨志朗老师一脸的幸福。
     为了让孩子养成阅读的习惯,每个礼拜有三天的时间,杨志朗会把贪玩、坐不住的学生带回家中,一起用餐,一起读书,藉由自己的身教,他希望能够影响孩子,改变孩子。“我根本不会带最顶尖的,因为那叫锦上添花,我一定是带需要我的,然后,我可以影响他的。可能在家里,坐不到20分钟,可在我们家,我有规定严格的时间,每80分钟休息20分钟,坐下就不能离开,定然后能够静,然后才能够思,然后能想,才会得嘛!”
     这是一个偏乡的国中老师,抱着唐吉轲德的倔强,在升学主义的夹缝中推动阅读,纵使有再多的责难与误解,九年来杨志朗依旧坚持方向,因为他深信,长夜将尽,黎明不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2-1-22 16:51 , Processed in 0.08425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