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4|回复: 0

唐宋体与后唐宋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20 13: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宋体与后唐宋体

             ——王尚文的一个重要观点

                                                               盛海耕

   旧体诗怎么才能富有艺术感染力地表现现代生活、提高国人品味、助我中华刚健善美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是当今诗歌界面临的重大问题。诗人和诗论家们纷纷以自己的作品和论著发言,各抒己见,赤诚之心,令人感慨。

   百家争鸣声中,有一家的声音特别引我注意。这一家是浙江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尚文先生。他出了一本书,名叫《后唐宋体诗话》(于2009年、2011年分别在台湾、大陆出版)。这部诗话,可以说由诗论、诗人论、诗体论三要素构成。其中的诗体论——关于“唐宋体”与“后唐宋体”的论述,这本书的核心所在,见他人所未见,发他人所未发,奇峰突起,石破天惊。我深信,它将大有益于中国旧体诗的现代化,也将在中国诗歌史上“青史留名”。虽说“诗体论”是这部诗话的重心所在,灼见迭出,但“诗论”与”诗人论“也精彩纷呈,不可忽略。何况三者是互相渗透、相辅相成的。

   先介绍“诗论”。写的既然是诗话,作者自然要懂诗。王尚文曾撰的《自勉联》云:“纵浪大化中,何惧何忧?放心诗境里,如醉如痴。”又云:“入乎书里,处处高山流水:出得梦来,时时明月清风。”由此可见其诗词修养。他有诗人气质,学富五车,于诗多有独到见解。即如“什么是诗”这个老问题,即便从孔夫子和亚里士多德算起,也已讨论了两千多年,卓见迭出,美不胜收。但王尚文的看法仍然饶有新意。他写道:“人是一个向人生成的过程。诗呼唤人向前走,向上提升。......‘不该这样活,而应那样活’,几乎是诗的主旋律。......诗就是使人变得更像人的力量。.......它是以人性为燃料的语言的火焰,直接点燃人的心灵”,提高人的“含人量”。这样的论述,虽然渊源有自(中外诗论均十分重视诗歌的育人作用),但毕竟比前人更富现代意识,更有“文学的自觉”意味,尤其是诗以“人性为燃料”有助于提高人的“含人量”之说,可谓戛戛独造,学术价值颇高。

   再介绍“诗人论”。本书品评了从柳亚子、郭沫若到陈寅格、聂绀弩等30多位诗人的诗品与人品。其间真知灼见如珠落玉盘,琳琅满目。作者行文个性鲜明,敢褒敢贬,善褒善贬,笔端饱蘸感情,文字功底深厚,使得本书集诗论、政论、史论三要素而有之,读来但觉登高望远,如遇高人。论及柳亚子,曰:“柳亚子诗近万首,但好诗不多;又曾领袖南社,但其诗对诗坛创作影响不大。......他的诗刻意趋新而实际的思想感情则常常仍旧。”他骨子里还是封建时代的“士”。论及钱钟书,曰:“他以学问为诗而见性情,以性情为诗而见学问,浑然一体,殊属不易。”但其诗乃“才子诗”,“有欠深刻与博大”。论及邓拓,曰:“勇掷头颅浩劫时,诗魂踽踽欲何之?书生难得遇明主,热血斑斑莫笑痴。”——每则诗话作者均以一绝句作结。论及胡适,曰:“胡适虽不是个优秀的诗人,但他对我国诗歌的发展却有着特殊的贡献。......披荆斩棘勇尝试,革故鼎新举帅旗。天火盗来烧腐朽,俨然普罗米修斯。”论及聂绀弩,曰:“诗救了他,他救了现代的旧体诗。......他是诗之圣者,是我国现代旧体诗史第一人。”如此等等,都不是不痛不痒的泛泛评价,而是知人论世独具只眼、自成一家振耳发聩之言。

最后介绍“诗体论”。如果说王尚文先生关于诗歌与诗人的见解,尽管非常独到而精彩,但别人毕竟也能在不同的高度上和他并肩而行,相互唱和。那么,他的“唐宋体”与“后唐宋体”的概念的提出,他的高高举起“后唐宋体”的概念的旗帜,“为‘后唐宋体’鼓与呼”,就不能不说是中国诗歌史上的破天荒第一人、第一次了。

王尚文提醒读者:唐宋诗、唐宋体、后唐宋体,是三个不同的概念。唐宋诗,唐宋诗词,量多质优,成就辉煌,乃我中华艺术瑰宝。这是常识,无需辞费。

唐宋体。鲁迅说:“一切好诗,到唐已被做完。”(1934,致杨霁云)闻一多说:“诗的发展到北宋实际也就完了。”(1943,《文学的历史动向》)刘大杰先生在他的巨著《中国文学发展史》里,论及宋词的产生,也说:“诗自唐朝以后,无论形式音律以及内容风格,都是到了精华已尽完备无余的地步。后来的人......只是学拟前人,功高者偶有形似,然亦是乞人残余,并非独创。等而下之,一味沿袭剽窃,那就更不足道了。”论及元曲的产生,又说:“在那些称为大家的古文诗词里,并不是没有一两篇佳作,但无论如何,他们的文学精神与形式,都是承袭前代的作品,跳不出唐宋诸贤的圈子。”鲁迅、闻一多、刘大杰基本观点一致,都认为诗到唐宋已经登峰造极,再要创新,再要发展,是相当困难了。其实,这种看法,早在300多年前,清人叶燮(1627—1703)就在他的诗话《原诗》里提出来了。他说:“诗好像大地上的树。《三百篇》是根,汉魏六朝诗萌芽生长而有枝叶,唐诗枝叶垂荫,宋诗开花结果,树而能开花结果,“能事”已毕,此后只是年复一年的开花花谢、果结果落而已;诗而至宋,也是“能事”已毕,此后不过重复唐诗宋词的意境罢了,就大局说,并无创新发展。

    王尚文凭着自己对唐诗宋词的熟读精思,凭着自己对元明清以来、民国以来、五四以来至于当今的旧体诗词的博览精审,认同并发展了先贤们的见识,勇敢的提出了“唐宋体”的概念。他写道:经唐宋600多年间优秀诗人的共同努力,唐诗宋词“形成了完备、丰富、精致且有极强自我繁衍能力的题材系统、意象系统、语言系统、格律系统、技法系统、风格系统。”这样“整体特质,”元明清以迄于今,“并没有在整体上、群体中被突破、被超越,”尽管有一些优秀诗人和优秀诗作出现,但那“只是丰富了唐宋,”而“大体上走的还是唐宋的路子......未能真正走出唐宋的樊篱,突破唐宋的窠臼。”王尚文把宋以后700多年的旧体诗格式,称之为“唐宋体。”举个例子,郁达夫早期诗作《冬残一首题酒家壁》就是典型的“唐宋体”:“醉拍阑干酒意寒,江湖寥落又冬残。剧怜鹦鹉中州骨,未拜长沙太傅官。一饭千金图报易,舞噫几辈出关难。茫茫烟水回头望,也为神州泪暗弹。”

后唐宋体。“于唐宋体之外另辟新境,另创新风,形成了一个气质、风格几乎全新的流派,‘唐宋体’的基因才发生了变异。”王尚文称之为“后唐宋体”。这个流派的代表人物是聂绀弩,重要人物有胡风、启功、黄苗子、杨宪益、李锐、何满子、邵燕祥、柏杨等。“后唐宋体”不是某一天早上突然从地下冒出来的,而是在黄遵宪、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初步尝试的基础上,自然而然地形成的。也举个例子,如鲁迅的《自嘲》:“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唐宋体”与“后唐宋体”的主要区别在哪里?王尚文归纳出它们各自的五个基本特征,以概括其主要区别。弄清这些区别,王尚文为后唐宋体“鼓与呼”的意义也就灼然可见了。

   一、情思。唐宋体多为“臣之诗”,其情思底色是“忠君爱国”。“忠君就是爱国,爱国必须忠君”,“‘爱民’一般也得通过‘忠君’来实现。”在中国,皇帝早就被赶跑了,但脑后辫子易剪,心中辫子难除。例如“近几十年来的唐宋体诗,不少作品往往只具共性,不见个性,内容往往失之浅直,甚至没有什么真情实感,满篇套语空话。”有些唐宋体作者“或多或少都有歌颂反右、歌颂“大跃进”、歌颂“文化大革命”的作品,即使后来时过境迁,仍然保留在自己的诗集里,毫无反省之意”。如此“诗人”,怎能写出具有现代意识的好诗来?

后唐宋体则为“人之诗”,其情思底色为“现代思想意识”,“特别强调‘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诗人不一定个个都是知识分子,但应该有知识分子的群体性格特征:“具有独立的人格而不依附权势,为文不作媚时语,具有自由思想而不迷信传统与权威,具有道德勇气和社会良知,心存社稷,对祖国和人民有着历史责任感,面对现实,敢讲真话,揭穿‘瞒和骗’而无所忌俱。”(王引文)这是“后唐宋体诗人的前提条件”。

王尚文反复强调“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对于诗人极端重要性。我以为这是他这部诗话的精髓所在、灵魂所在。当今我国懂平平仄仄的人不少,旧体诗风起云涌。但好诗确实寥寥,何以故?根本原因在于“人的觉醒”程度太低,因而“诗的觉醒”程度随之也低。如此,好诗怎么出得来?还是鲁迅的话经典:“从喷泉里出来的都是水,从血管里出来的都是血。”(《而已集·革命文学》)

二、语言。“唐宋体为典雅文言,而后唐宋体则是浅近文言与白话的‘化合’。”典雅文言沿用即久,在平庸“诗人”笔下,渐成套语,生命力萎缩。1917年,胡适在《文学改良刍议》一文中痛斥旧诗文“处处是陈词滥调”:蹉跎、寥落、飘零、寒窗、斜阳、芳草、愁魂、归梦、孤影、雁子、玉楼、残更......“累累不绝,最可憎恶”。100年过去了,这类“陈词滥调”在唐宋体诗中仍是“累累不绝”。

     后唐宋体就完全是另一副面目。请看启功先生的《自撰墓志铭》:“中学生,副教授。博不精,专不透。名虽扬,实不够。高不成,低不就。瘫趋左,派曾右。面虽圆,皮欠厚。妻已亡,并无后。丧犹新,病照旧。六十六,并不寿。八宝山,渐相凑。计平生,谥曰陋。身与名,一齐臭。”清新之气扑面而来。既非纯粹文言,亦非纯粹白话,而是两者的有机“化合”,完美无缺,白璧无瑕。

三、题材。这个问题,王尚文着墨不多。他只是说:“后唐宋体的题材,以新居多,但也有与唐宋体重合者;后唐宋体之新,更新在作意。”我特别欣赏最后五个字:“更新在作意”。聂绀弩写北大荒的“劳改”生活,写那里的惩罚性劳动,邵祥燕《整人五绝》写以鸣鞭为职业者的种种阴暗心理,这样的题材当然是新的了,应当鼓励有类似生活经历者努力发掘如此类题材;还应当鼓励诗人们努力去熟悉当今社会种种人的新生活;但尽管如此,毕竟还有许多题材,如山水田园、花草虫鱼、亲情友情、永恒时空、民生疾苦、官场腐败、英雄模范、贱贼小人、人生感慨、婚姻爱情······是既可老调重弹,也能常写新的。“后唐宋体”不应该、也不可能抛开这大片题材的疆土。所以,关键仍在“作意”,在怎样的人用怎样的思想感情去锻冶、提炼、表现它。

四、意象。王尚文认为“唐宋体多沿用唐宋诗人的意象体系,后唐宋体虽不拒绝前人常用的意象,但常自创新。”“意向和题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后唐宋体新的意象源于其新的题材”。我想补充的是:关键仍在作者是怎样的的人。怎样的人关注怎样的题材,怎样的题材发生怎样的意象。知了,古人写的很多,“居高身自远,非是藉秋风”(虞世南)、“露重飞南进,风多响易沉”(骆宾王),其意象多与诗人自己的进退出处相关。杨宪益先生的《知了》的意象却让人耳目一新:“知了谁言不像官,平生绝技是宣传。自吹成就声名震,假冒清高风露餐。暑热攀高栖碧树,秋凉走穴觅黄泉。暗中吸尽民膏血,腰满肥肠便挂冠。”如果杨宪益没有饱受极左政治的迫害,如果他对“假大空”的政治宣传不是深恶痛绝,他再有才华,也创造不出这样的“知了”意象。

五,格律。王尚文说,后唐宋体“仍基本沿用唐宋体的平仄、押韵、对仗等的声律规范”,是“戴着唐宋的格律镣铐跳现代的舞蹈”。“诗是语言的声音的艺术,诗词必讲究声律,这一点没有任何价钱可讲,问题在于到底是讲古代汉语的还是讲现代汉语的声律”。“韵和平仄至今应该并且也可也作出调整。理由非常简单:今人何必学着古人的语言、腔调说话、写作?······好比我们今天已用电灯照明,何必弃而不用而非蜡烛、油灯不可”?所以,“完全不必死死抱住古韵不放”。他这一见解与当今不少主张用“新声韵”的诗坛贤达不谋而合,自然也举双手赞成。

王尚文先生关于“唐宋体”与“后唐宋体”的种种论述,对与不对、好与不好,可以讨论,应该讨论。有讨论、有争鸣,学术才会有进步。我对他这部诗话的基本观点,总体肯定,高度评价。但也不无困惑,存在疑问。例如:(一)“唐宋体”"后唐宋体,"理论区别易,一首首诗区别难。鲁迅的《所闻·华灯照宴敞豪门》与《悼杨铨·岂有豪情似旧时》,就很难分辨它们各属什么体。我觉得最要紧的是两者的五大区别。明乎五大区别,作者们自觉朝"应该如此"的方向努力,整个旧体诗的创作水平就会一步一步提高。至于"唐宋体"与"后唐宋体"的命名,则有警钟长鸣的作用。
(二)《诗话》标举的"后唐宋体"的经典作品,大多富有讽刺性和批判性。这与聂绀弩、启功、杨宪益、李锐、何满子、邵燕祥等人曾饱受政治迫害、饱经生话磨难关系非常密切。但写诗的人经历各不相同,是不是人人所写、篇篇所写都得具备讽刺性和批判性方能称为"后唐宋体"呢?我意不必完全如此。讽刺性和批判性乃诗歌的极其重要的元素。"一代文章百世师,撑天傲骨岁寒时。苍蝇未灭沉渣起,欲借先生笔一枝。"(张榕:《题鲁迅画像》)富于思想性和批判性,极好。"绿峰环抱水溅溅,身住村中便是仙。最爱终宵天地静,群山与我一同眠。”(马斗全:《宿下川村》)“涉流携幼过溪东,遍地山花映面红。‘拜拜’一声人去也,凝眸犹自看顽童。”(徐中秋:《乡村女教师》)全是赞美,全是歌颂,也是极好,这样的诗没有讽刺性,但有思想。这思想性在余音袅袅之中,深藏不露。(三)“后唐宋体”语言的思想境界,一是浅近文言与白话口语的“化合”,这已经大不易。启功先生《论诗绝句》之一云:“唐以前诗次第长,三唐气壮脱口嚷。宋人句句出深思,元明以下全凭仿。”粗俗有点过了头,有损唐诗声誉。另一条路,是全用口语。这更难,但也有人在试验,并且取得了成功。湖南祁阳农民诗人伍锡学《挑沙》诗曰:“睡意朦胧里,队长骂声起:‘东方已发白,还不挑沙去?’太阳似火烧,滩上热难熬。箢箕加扁担,百斤压断腰。道路远且阻,歇肩汗如雨,‘语录背一遍,挑沙哪算苦!’可以说,伍锡学为“后唐宋体 ”语言的突破带来了好消息。

    2008年,香港中文大学、澳门大学、广州中山大学、台湾成功大学的中文系,联合主办了第三届粤港澳台大学生诗词大赛。广州惠州经济职业技术学院詹居灵同学荣获冠军。其诗其词如下:“去日堂堂何所适,春愁如海况秋深。一枝犹向鹪鹩借,高庙每为狐鬼侵。诚不吾欺长裕者,偏无人识饮冰心。胸中沸血兼奇气,喷作江天万里吟。”(《感怀》)“平芜暗减行云陌。但看取、青眉薄。梦里惊魂红灼灼,开无人赏,谢无人愕。梦醒无人觉。前生许尽今生诺。未到今生已斑驳。院冷衾寒烟漠漠。雨教轻听,酒教轻酌。泪眼教轻阁。”(《青玉案》)读着这样的诗词,我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一位在校大学生能写出这样雍容典雅的诗词来,很不简单。我国传统诗词后继有人。忧的是太古色古香了,太少现代人的精神元素和现代社会的生活气息了!让人疑心这是贾宝玉或林黛玉做的诗。——其实,考虑到作者是青年学生,这段话多少有点违心。“一则以喜,一则以忧”,不确,喜少忧多。詹居灵的冠军诗词,中规中矩,什么都对,什么都不缺。唯独缺了现代人的现代思想感情,是典型的“唐宋体”诗。这样的诗,越多越无益。写这样的诗的人越多,中国旧体诗越没有前途。王尚文先生著《后唐宋体诗话》,举起“后唐宋体”这面旗帜,实在用心良苦,大可感慨。





     转自《诗国》(新九卷)中国书籍出版社2015年6月第一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2-12-9 14:22 , Processed in 0.09839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