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小学语文教学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管季超创办的公益服务教育专业网站 TEl:13971958105

教师之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01|回复: 0

管季超也来答《普鲁斯特问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8-29 07: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管季超也来答《普鲁斯特问卷》管季超识:我供职在孝南区教研室(教科所)。单位人手少,差不多大部分同仁都兼有两三个学科的工作,挺辛苦的。晏主任更辛苦些。我位列老末,也有语文、音乐、美术、幼教四个学科的教研工作要应付。常常是像初学钢琴的人一样,不知先弹哪个键。(当然,琴键越多,弹错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老管得到的听众巴掌声似乎还不够响。)
有时候,本职工作的“琴”弹得乏味了,就忙中偷“弹”(实为“谈”)些别的。
看看书画,就是这些忙中之“闲”的一部分。
刚才写了篇想“劫持”武汉市郊某书家到宾馆,专为我生产书法妙品的畅想的文字,又翻到2007年10月31日《书法报》“兰亭”27版(还是毛羽责编的,他的《一月书法生活》写得蛮过瘾,看起来不累,又让你忍不住会想一想。如果没有“兰亭”,我不会记挂着老想看《书法报》)。看到“@文选刊”栏中的《普卷》,也凑个热闹答一答:
●你的血型是什么?
——义务献血时查过,当时记得,现在已忘了。(采血的女护士对我说:“你的血液中含有大量的劣质香烟的尼古丁,不能要,建议以后抽27块钱一包的、打上‘孝南区烟草专卖局’印章的好烟,你大小也相当于副副股级干部,要注意身份证。”)
●你的星座是什么?
——我儿子同座的一位爱追星的女同学是星座专家,回头去请教一下再告诉你。
●你最快乐的是啥时候?
——①在中国美术馆看第十届书法篆刻全国展时,看中哪一件就可以取下来带回家。我拿着作品刚走到门口,两名高大的保安堵住我,不让走。这时候,张海主席气喘吁吁赶上来,在作品边上写上一行小字:“此赠孝南区教研室管季超方家收藏。张流。”然后问我:“lei看这样中不中?”张旭光秘书长挥手:“司机。送一送。这是真正喜欢咱们书家作品的圈外看家!这样的人不多呀。你跑趟长途,把他送回家。路上注意安全呵。”
②俺陕西的远房亲戚有一天正挖菜窑,一锄头把王右军的《兰亭序》原迹挖出来了。这位亲戚只读过小学三年级,字儿认不全,寄来让我看看。(当然,咱看完了会送到国家博物馆。受党教育多年,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③陪着苏东坡坐着汽艇畅游赤壁,他的和尚好友送我一本东坡先生手抄的经卷,我回赠其刚上市的MP4。
④在107国道服务区与开着宝马,带着一大帮研究生搞“社会实践活动”的山东孔丘先生(简称为“孔子”)相遇,他送我十条正宗的曲阜干腊肉,得意地告诉我已被人大国学院聘为博导啦。我回赠他一部国产家用摄像机——免得在海外的孔子学院塑的那尊像还不知道是否真的像他。
咱们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
⑤全世界的军队已经全部解散,普京和布什经常在一起搓麻将(看样子,公安局还是不能少的),坦克没人要,我只好废物利用,打个借条,开一辆上班。
⑥全世界的艺术家都以能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为荣,张海主席再组织书法大赛,只好委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个单位,两块牌子”兼作大赛秘书处工作。连我这样勉强能拿毛笔写成字的人,也被新西兰高薪诚聘去当书法老师了。
⑦孝感产的麻糖、米酒被指定为中国首位登月的宇航员的专用零食和专用饮料;经过DNA鉴定,终于确认了董永和七仙女的嫡传48代孙,政协请董哥当委员,恰好咱们是街坊,还挺熟的。(幸亏他还算孝子,不然负面影响可太大了!)
●你印象最深的一本书是什么?
——是读二三年级时看过的一本“小人书”,画好,配的是叙事诗,挺有诗意。后来看的书太多,反而没有这一本书印象深刻。(次之是当老师时在课堂上收的学生偷看的一本书,没想到我也看了一通宵,搞得第二天上班迟了到。)
●你最喜欢的音乐是什么?
——凡是叫得出名字的歌或曲都喜欢,但最喜欢的是叫不上名字的交响乐或听不懂歌词的外文歌曲。
●你最喜欢的男女演员是谁?
——男演员是越丑越喜欢,奶油小生看起来有点腻;女演员是越清纯越喜欢,现实生活中清纯的女孩越来越少了。因为葛优和我有几分像(当然,咱比他帅那么一点点),所以特别喜欢。葛哥是咱们的形象代言人。
●你最近琢磨较多的书法(或艺术)问题是什么?
——“书法家”和“非书法家”疆界到底在哪里?能否将“中国硬协”改叫为“中国书协”预科班?人家贵州的熊志凌已经升本科了。
●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本职工作上的事忙起来,忘了是啥心境了。您这一提,一时还真答不上来。无论是啥心境,本职工作总是要先干好的。你说是不是?敬业爱岗是咱的优点!
●你最伤痛的事会是什么?
    ——假如不让我有说话的自由。假如压制着你还要让你感恩戴德。
●你本身最显著的特点是什么?
——棱角分明?说话不知道委婉?不善事上?爱打抱不平?爱之则将自己的裤子给人穿,恶之则见面也懒得理睬?宁愿死掉也不愿屈从?从来不拿毛笔,但又天天看书法?基本上没有“学科”概念,只要喜欢,就去涉足一下?
实在不好确定。
●假如让你来作幻想,请你设想几种有趣的情境?
——再下乡听完课,不用乡镇学区的同志找车往回送了,因为省教育厅要求,给每个县级教研室都配三台车;评完课也不用麻烦学校安排工作餐了,因为咱们的车上附设有小厨房;再举行教研活动时,用不着费劲儿去与城区学校领导协调借会场,因为咱们已有了阶梯教室(还配有100个有答问功能的模拟学生);全国的教研人员都统一穿制服,实行军衔制,教研室每个部的部长军衔评定为上校;出版社的编辑蹲在咱单位的门口赖着不走,因为咱们嫌稿费太低,不肯把稿交给他们出版;一线教师的办公室面积人平达到10个平方,双向空调,宽带上网,改作业累了按一下按纽,按摩椅自己工作起来;教育部下发专门文件,老师一律不得用电话把家长随意“钓”到学校;学生成绩下滑、表现不好的话,老师要向学生和家长写出书面检讨;尊重一线教师的专业自主权,改检查统一格式的备课为鼓励个性化的备课,教案设计有创意并实际使用过的每篇奖100元;青年教师再参加优质课竞赛,获一等奖的奖夏威夷十日游,获二等奖的东南亚八日游(已经结婚的允许带老婆或老公,没有结婚的允许带“朋友”);由《中钢》牵头,中国硬协倾力支持,《书法报·硬笔书法》报提供一个亿的赞助,30余位民间研究者协力合著,《中国硬笔书法学》终于在2010年出版了,中国硬协60万(?)会员每人免费获赠一册;全国每一个镇都成立了“硬协”,配有专职副会长兼秘书长,有财政拨款,协会领导随便把车停在哪里搞调研,都有人接待,用不着去拉赞助。“中国硬协”举行隆重的“欢送仪式”,欢送108名优秀会员集体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离会优秀会员作品集》同时首发。
●你怎样评价易中天、于丹?
——都颇能侃,也都确有学问。易中天的知识结构和文章著作有一定的独特性,如《闲话中国人》或《读城记》之类;幸亏有个于丹(还有于丹们),不然,台湾同胞要笑话咱们大陆中青年人“数典忘祖”了。曹宝麟先生不一定侃得过他俩,不信PK一下。
谁“冒尖”一点就“灭”谁,这不是啥好现象。
易和于总比贾平凹会侃些。听他们侃,也没有上海的余教授那么“太学术”,老像在给学生上课。(央视喜欢用像腾矢初那样温和乃至圆滑的,中国人喜欢听夸奖)至少,人家比咱们“软坛”的张主席和“硬坛”(请特许并列一次!)的庞主席要侃得好。
这就不简单!
●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静静地躺在花丛中,手中的字帖掉到一边,小孙子揪我的胡子,弄不醒我,因为我已经不可能再被惊醒;蜜蜂在耳边嗡嗡叫,但我已听不到了;春风吹来,香气扑鼻,但我已嗅不到了。太阳系,永别了!网友们,鼠标我再也不摸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手机版|Archiver|教师之友网 ( [沪ICP备13022119号]

GMT+8, 2022-7-3 03:30 , Processed in 0.106878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